云南白药炒股巨亏背后,还有多少上市企业在拿股东的钱“赌博”?

云南白药(三季报)因为炒股巨亏超15亿拖累整体业绩而遭到舆论的口诛笔伐,这是企业盲目介入资本的又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如果没有深刻的反思,更多的“云南白药”恐怕还在后面。

云南白药炒股巨亏背后,还有多少上市企业在拿股东的钱“赌博”?

云南白药(三季报)因为炒股巨亏超15亿拖累整体业绩而遭到舆论的口诛笔伐,这是企业盲目介入资本的又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如果没有深刻的反思,更多的“云南白药”恐怕还在后面。

任由这种风气继续下去,伤害的不只是股东的利益,而是整个中国产业。 

1越来越“虚”

和所有中国人一样,A股上市企业最擅长的不是炒股,而是买房。 

云南白药炒股巨亏背后,还有多少上市企业在拿股东的钱“赌博”?

▲ 数据来源:Wind 

2008年,A股上市公司持有的投资性房地产只有1286亿,而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已经增长到了1.68亿。2018年之后,中国房地产价格整体并没有太大的涨幅,部分区域甚至出现了下跌,但上市公司持有的房产价值却屡创新高,这意味着过去几年上市公司还在不断的加仓。 

房子不仅成了增厚公司利润的手段,甚至还是续命神丹。 

2019年4月23日,海马汽车被实行“退市风险警告”,随后公司展开了一系列自救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甩卖房产。 

2019年,海马汽车总共卖了400多套房子,套现3.33亿,成功扭亏为盈,摆脱了退市的命运;2020年,海马汽车接着卖房,通过出售海口市的145套房产,成功“摘星”,今年五月,公司又成功“摘帽”。再比如*ST游久,2019年,眼看即将跌入退市的深渊,公司果断抛了8套上海的房产,成功扭亏为盈。 

如此一来,“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如年底卖套房”的顺口溜并非虚比浮词。 

最近几年,高层不断强化“房住不炒”的发展理念,房地产已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吸引力,上市公司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金融市场。 

Wind数据显示 ,截止到2020年, 876家A股公司合计持有的证券投资金额为1.44万亿,而在2008年,这一数据只有2724亿。

云南白药炒股巨亏背后,还有多少上市企业在拿股东的钱“赌博”?

▲ 数据来源:Wind 

2008年,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总资产为49.21万亿,房地产和证券投资加起来为4010亿,虚拟化率 ((房地产+证券投资) /总资产) 为0.8%;到2020年,A股上市总资产大约314万亿,房地产和证券投资加起来为3.19万亿,虚拟化率提升到了1.02%。 

盘子越做越大不假,但越来越“虚”也是真的。 

现在的问题是, 这种脱实向虚的风气并没有刹车的意思。

Wind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共有2204家A股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合计金额增长到1.75万亿。也就是说,几乎一半的上市公司都开始“炒”房了。 

另一方面,“炒股大军”也在不断扩容,其中不乏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去年以来,就有吉林敖东、金安国纪、昆仑万维、晨鸣纸业、方大炭素等实业上市公司相继宣布斥巨资进行证券投资。 

更值得警惕的是整个企业家群体的信念被侵蚀。 

雅戈尔是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持股最多的一家企业 (截止到今年上半年持有33支证券) ,其创始人李如成就曾直截了当的说到:“通过投资房地产和金融证券所赚取的利润是雅戈尔服装做30年也赚不到的。” 

李如成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另一方面是,如果亏损,那么亏损额可能也是公司30年都赚不到的。 

与房地产不同,资本市场并没有那么友好,寄希望在这个场子里敛财的人到最后大多是灰头土脸。 

用潘长江的话说: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2从天堂到地狱

10月28日上午,#云南白药炒股亏了15亿#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但很多人并不知道,2020年公司刚刚通过炒股赚了近23个亿,直接带动净利润大增32%。 

云南白药并非A股个案,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去年8月,一篇题为《63岁上市公司董事长带队炒期货,4天赚1亿,4个月暴赚近7亿》的文章刷爆了投资圈。 

事件的主角是秦安股份的加拿大籍董事长YUANMING TANG,从2020年4月到2020年9月,在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督战下,秦安股份的21笔期货投资无一亏损,全部赚钱,累计收益高达7.69亿元,是2019年公司净利润的6倍以上。 

然而从9月中旬开始,这位“期神”就进入了水逆期,接连割肉,在回吐了5个多亿的收益后果断止损,并宣布金盆洗手,从此退圈。 

2020年,秦安股份的净利润为2.55亿元,其中投资期货赚了2.69亿元。赚钱如此轻松愉快,哪能说戒就戒。 

2021年,秦安股份又杀回来了,只不过这次直接从“期神”变成“期狗”。根据公司最新披露的三季报, 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了七成,根本原因是投资期货亏了1.28亿元。

今年上半年,美图分三次买入了1亿美元的比特币,行情高歌猛进时一个月赚了一个小目标,顶主业干两年。但随着比特币的大跌,美图也坠入了深渊,公司上半年在比特币上减值1.12亿元,直接引发了1.29亿的净亏损。 

除了主动投机,还有的企业为对抗原材料波动而进行套期保值,但从结果来说同样不理想。其中总亏损达到10亿元以上的就有江西铜业、洛阳钼业、厦门国贸、金龙鱼等四家公司,投资亏损分别高达27.57亿元、27.55亿元、12.67亿元、10.65亿元,分别占到了毛利润的25%、31%、23%、10%。 

最惨的是金麒麟,今年炒期货亏了1.08亿,这意味着去年净利润的三分之二已经打了水漂,不仅全公司3000员工白忙活了大半年,也把1.5万股东埋了进去。 

有人将问题归结为水平不行,这的确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并非事情的根本。陈发树水平高,现在不还是把云南白药带沟里去了。 

二十年前,陈发树豪赌紫金矿业,后者一上市,陈发树轻松拿走150多个亿。 

2018年逆势抄底隆基股份,在7块钱以下买了近5000万股,随后持续逢低加仓,中间虽有获利了结,但到目前为止陈发树依然是隆基的第六大股东,持仓1.22亿股,按照每股90元算,陈发树在隆基上的获利也近百亿。 

2020年,陈发树又相中了中国中免,上半年在低位快速建仓买入1441万股,最高成本也不足百元,三季度继续加到了2144万股,新进成本也在200元以下。四季度之后,随着股价进入主升浪,陈发树开始悄悄的撤退,到今年上半年还剩下950万股。近乎完美的低买高卖,这笔神操作又让陈发树轻松拿下了几十亿。 

云南白药炒股巨亏背后,还有多少上市企业在拿股东的钱“赌博”?

▲陈发树中国中免操作简图, 截取自Wind 

资本市场本就是波动的,进了场子就得承担风险。常在河边走,鞋就干不了, 但对企业来说, 一旦鞋湿了,后面的路就不好走了。

专业投资者自带抗风险技能包,大不了躺平装死,只要亏不死,卷土重来未可知。相比之下,实体企业几乎没有风险容忍度,只能赚不能赔,一次失败就能让把公司推向悬崖,情节较轻的落一个业绩下滑、股东维权的下场,情节严重的可能直接影响到企业资金链,进而影响正常经营。 

一次普通的回调对于投资机构可能是家常便饭,但放在企业身上,可能就成了“黑天鹅”。 

塔勒布在《随机漫步的傻瓜》一书中说过一句发人深省的话:“如果一件事情失败的后果是难以承受的,那么这件事情成功的概率有多高就不重要了。”况且事实表明,企业参与金融市场成功的概率实在不高。 

很多人都心存侥幸,但近两年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了没有侥幸可言。就连陈发树都走了麦城,其他想要靠玩资本养活公司的企业家们可以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3自废武功

投资亏损事小,荒废主业事大。 

但当企业开始热衷于玩资本,也就无心钻研主业了,看一看这两年的云南白药吧。 

2018年之前,云南白药并未进行过证券投资,2019年,陈发树担任公司联席董事长,当年云南白药就拿了72亿元进行证券投资,随后不断加码,目前参与证券投资的资金体量已超百亿。 

相较于在资本市场的一掷千金,云南白药在研发上却非常吝啬,2020年研发投入只有1.81亿元,连同行片仔癀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和公司三百多亿的营收也不匹配。 

反映到经营上就是主业增长出现乏力,2017年-2020年,云南白药营收的平均增速只有9.6%,不及过去20年公司平均营收增速的一半, 同期扣非归母净利润的平均增速为3.4%,连过去20年平均增速24.3%的零头都不到。

公司赖以生存的核心产品“药品”与“中药资源”也均出现了疲软的情况,其中“药品”板块的收入已经从2015年的约49.8亿元下滑到了2020年的45.8亿元。 

不只是云南白药,靠卖房续命的海马汽车在过去几年也基本丧失了经营能力。2016年,海马汽车的年销量一度高达21.6万辆,然而到2020年,这一数据就变成了1.27万辆。公司想借新能源东山再起,但至今仍未摆脱亏损的泥潭。 

实体经济增速降档造成投资回报率降低,企业选择到资本市场中博取高收益,逻辑上可以理解,但在现实中却不能接受。 

于国家而言,设立资本市场的初衷是为了通过市场化的调节手段发展实体经济,具体到当下是希望借此完成产业的转型和升级,是给企业发展助力,而不是让其攫取财富。 

就像曹德旺当时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企业将过多资金投入在房地产上,那么在核心业务上的投入势必会减少,这样一来就会影响企业发展。长此以往,资金就会从实体经济中进一步抽离,造成实体经济空心化,中国制造业不要说转型升级,就是维持现状都困难。” 

于企业家而言,需要想明白一件事, 投资者把钱投给企业不是希望通过回流资本市场完成增值。 如果是这样,找专业的投资机构不是更靠谱吗,何必多此一举? 

于投资者而言,应该坚决反对上市公司拿大把的钱去资本市场搏命,过去两年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那些希望到金融市场上赚快钱、赚容易钱的公司到最后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远离这种公司,哪怕现在赚钱,将来也很可能步秦安股份、美图和云南白药的后尘。 

企业必须聚焦主业,脱实向虚的风气不可助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市值观察”(ID:shizhiguancha),作者:/ 文 雨。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