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NFT革命的那10000个头像(四)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NFT,非同质化代币。说这个玩意儿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数字文化运动,应该不算夸张。也许在主流群体看来,夸张的是它的价格和价值。它的艺术性在哪里?这种人为制造的稀缺性真的有意义吗?这是不是一场击鼓传花的骗局?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本文聚焦了包括掀起这场NFT革命的加密朋克在内的若干NFT项目。文章来自编译,篇幅关系,我们分五部分刊出,此为第四部分。

掀起NFT革命的那10000个头像(四)

划重点:

朋克头像让Claire Silver迎来了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

她也慢慢变成了自己的数字身份的样子

掀起 NFT 革命的那 10000 个头像(一)

掀起 NFT 革命的那 10000 个头像(二)

掀起 NFT 革命的那 10000 个头像(三)

住在美国中西部的艺术家Claire Silver几乎都快把她的朋克头像给忘了。失业、患上容易导致衰弱的疾病,容易得抑郁症,不过Silver(她的化名)在过去这五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有涉足加密货币。2017 年,她在加密货币聊天室中结识了一位安全专家。正好此人是声称拥有 758 个朋克头像的那个人,双方有一种共同的感觉——区块链将彻底改变艺术,并因此而结合在一起。那年六月,他赠给她三个朋克头像。他确信,这些头像应该属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并且跟Silver一起发誓,不管价格涨多高,在主流文化的仲裁者逮住他们之前,他们都不会出售这些头像。他开始赠出更多的朋克头像,并开始以 Mr703 的名字命名。

对 Silver 来说,加密货币的冬天过得很艰难;看着空空如也的储蓄罐让她情绪低落,她退出了聊天室。跟 Mr703 也失去了联系。她又回到了自己的艺术上。她在 Craigslist 上买了一台二手的 iPad,并花了 10 美元买下一款叫做 ProCreate 的app。她用这个app来拼贴自己早期作品的照片、公共领域的图像,还有她自己的涂鸦。

她开始思考人工智能,她在想这玩意儿是不是可以在未来帮助像她这样的残疾人。如果人工智能可以增强一个人的能力,那它能减轻一个人的痛苦吗?反过来,疼痛的消失会降低一个人精神的深度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开始去寻找在艺术中试验人工智能的方法。她找到了一个叫做 Ganbreeder 的工具,然后自己选择出一些图片,用这个工具来训练机器学习算法,并生成新的图像。她挑选了其中的部分生成图像,并将它们合并到更大的作品之中。

2021 年 1 月,Silver 在 Twitter 上注意到大家总是会提到 CryptoPunks,而且有人为了赚大钱而购买 NFT。于是她找了两个平台,Rarible 和 OpenSea,在这些平台上为自己的作品创建 NFT,然后将其出售。 1 月 9 日她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作品,支付了 50 美元的以太坊交易费,并以 0.5 个以太币(约合 630 美元)的价格挂牌出售。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心灰意冷的她想到了自己的朋克头像。她注意到用朋克头像当自己头像的人似乎在网上讨论中很有影响力,好像拥有一个朋克头像是智慧或投资能力的证明一样。

2 月下旬,Silver把自己的 Twitter 个人资料图片从自己一幅作品换成了1629号朋克头像(Punk No. 1629),那是一个头戴黑帽染着粉红色头发的女孩。Silver说:“我一个月就涨了 1000 名粉丝,然后开始有一堆人发私信给我寻找机会。”头像就用 CryptoPunk,还是艺术家, 而且还自己制作NFT ,这简直就是模因的美味搭配,互联网要奖励的正是这样的东西。

鸟类爱好者兼NFT爱好者 Tom Marsan-Ryan 成为了购买 Silver 作品的第一人——作品画的是一只乌鸦,它似乎栖息在用鲜花制成的树枝上。然后 Mr703 买了12幅神情抑郁的人物肖像画,那全都是AI绘画大师用同一个调色板画出来的。这些买卖让她的加密货币钱包总共有价值约 6000 美元的以太币进账,够她撑半年的吃住了。

Silver住在一个被玉米地包围的乡村小镇,她的生活从此发生了改变。她说,当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家里就得靠当地教堂捐赠食物,长大后,自己会走到沃尔玛食品区的中间过道,因为那里摆放的是全超市最便宜的东西。每次想起这家超市,就会让她想到自己买不起东西。现在,她的加密货币钱包里面有了价值几千美元的以太币,当她再走到沃尔玛的过道时,她感到头晕目眩。

Silver 意识到 Twitter 和 Discord 是自己走向更美好生活的康庄大道。有一天,一位名叫 Justin Aversano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自己是不是可以用她的第1629号朋克头像。这名摄影师跟人共同创办了一家非营利组织,然后利用空置的广告牌和其他广告空间来宣传艺术,她同意了。今年五月,在距离现代艺术博物馆仅三个街区的曼哈顿第 55 大道,粉红色头发的朋克头像出现在公共 Wi-Fi 报摊棚顶的屏幕上。那感觉就好像Mr703的预言成真了。她在看到一张装置的照片后,在推特上写道:“这比超现实还要超现实。”

Silver想要亲眼目睹一下第 1629 号头像的那些像素,于是她把一张沙发床塞进自己的道奇Grand Caravan 后座,当小镇还在沉睡时就开始出发,驱车前往纽约。她连开了3天3夜,每到晚上天黑时,她都会导航到沃尔玛的停车场,然后躺在车的后座上。第二天早上,她去超市上了趟洗手间,然后又上路了。

天上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她驾驶着自己的面包车行驶证曼哈顿拥挤的大街上,然后停在离现代艺术博物馆几个街区远的地方。她拿起一顶黑色的帽子套在头发上,快步走向第1629好头像。她感觉自己就像像在盯着自己的倒影。Silver掏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Claire”的名字,并在她的名字旁边画上一朵小花。她把它举到那块数字广告牌前,拍了一张照片。除了那张纸,一同出现的还是她的黑色袖口,以及完美无瑕的黑色假指甲,为的是跟她的朋克头像的黑发比较搭。她上推特发布了这张照片。这是她第一次向自己的粉丝展示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

她给图片配上文字:“这辈子的高光时刻。”点赞和回复如雪片般袭来。然后,因为对疫情局势感到紧张,她又回到了车里,驱车前往康涅狄格州的海岸,享用龙虾卷。

随着夏天的过去,Silver 在网上的人气不断上涨,但她的 NFT 的销量却好坏参半。有时候,她几周都没有收入。因为她妈要动手术, Silver 打算租一个 Airbnb,这样她就可以住在附近好方便照顾。于是她决定,是时候卖掉一个朋克头像了——一位长着一头令人震撼的红发,涂着粉红色眼影的女人,Silver给她起了个绰号,叫Strawberry Marla。一位刚刚涉足朋克头像的藏家用大概 63000 美元的价格买下了Strawberry Marla。拿到钱的Silver 去订了一间 Airbnb。她还买了自己欣赏的一位菲律宾的女艺术家的 NFT。不久之后,她又以18000美元的价格卖出了自己的另一幅作品。

现在,Silver蓬勃发展的事业和社交生活似乎有了坚实的基础。这两样东西也跟她的网络形象密不可分。事实上,她的自我意识正在跟1629融为一体。她在画一幅自画像时,1629总是不断地出现在画布上。她把自己的头发剪成了bob with bangs,就像她的朋克头像一样。她说:“我似乎觉得自己现在生活在元宇宙里面,而现实世界正在让我慢下来。”在那个世界里,她必须休息吃饭、睡觉吃药。她变得非常疲倦,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公寓里。她在现实世界里面没有多少伙伴。但在网上,她认为很多人都是真正的朋友,大部分是其他朋克头像的持有者。多年来,现实世界似乎一直没有达到她标准的朋友。

Silver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肉身都不再是她的了。她考虑过染发,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经常戴的粉红色假发。她说:“我听过很多别的朋克说过类似的话,说你会慢慢变成你的数字身份的样子。”但她没想到这事儿会发生在她身上。她担心变成自己的朋克头像那样的人是件可悲的事情。最后,她决定,由它去吧。这位朋克开启了她的艺术生涯。它给予了她一个社区。

掀起NFT革命的那10000个头像(五)

译者:boxi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