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的最终归宿在哪儿?

很多人应该会抹着泪说,我再也不敢了! 

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抄底互联网巨头吗?

很多人应该会抹着泪说,我再也不敢了! 

要是从去年218崩盘开始算起,互联网巨头们一步一个脚印,走下神坛得时候,其间踏过多少“信仰者”的身躯呢?可谓伏尸百万,相当惨烈。 

而此时,经过一波反弹,腾讯的估值也才20倍,百度25倍,而阿里也就18倍。 

最近,又有不少人喊出了冲锋的口号。 高喊,互联网商业模式没有变,还是当今人类最好的商业模式,估值回归一定会到来!赶紧砸锅卖铁给我冲! 

但还是会有冷笑的声音,想啥呢? 互联网时代已落幕,最终的归属,还是逃不过成为基础设施。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直到本周三,九部委联合发文声明,才算基本勾勒了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未来。 

一锤定音

我们来看看九部委到底说了些什么。 

其中提到几点,态度鲜明,意味深长。 

“我国平台经济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作用是积极的,针对存在的问题,关键是要补齐短板、强化弱项,营造鼓励创新、促进公平竞争、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 

先是给互联网平台经济定性,肯定其作用,但话锋一转,说出存在的问题,要治,指出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我们先看不能做的,有几个重点。 

对于平台经济, 囊括了社交、电商及支付等所有互联网平台,要严管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重点规制以减配降质产品误导消费者,加大对出行领域平台企业非法营运行为的打击力度。 

对于金融领域, 断开支付工具与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依法治理支付过程中的排他或“二选一”行为,对滥用非银行支付服务相关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加强监管。 

对于数据安全, 严厉打击平台企业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超权限调用个人信息等违法行为。从严管控非必要采集数据行为,依法依规打击黑市数据交易、大数据杀熟等数据滥用行为。 

可以做,或者是鼓励做的,又有哪些呢? 

降低平台经济参与者经营成本,引导平台企业合理确定支付结算、平台佣金等服务费用,给予优质小微商户一定的流量扶持。 

建立有序开放的平台生态,加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 

引导平台企业进一步发挥平台的市场和数据优势,积极开展科技创新,方向基本给出,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操作系统、处理器等领域。 

赋能制造业转型升级,有深入到生产制造当中,到人民群众需要的地方去,鼓励平台发展智慧农业,提升平台消费创造能力。 

可以看到,声明基本上给出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方向,一锤定下可为和不可为。 

互联网要是放以前,是高大上的科技行业,因为从它创造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乃至给国家和世界创造的贡献来看,它也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号。 

但是,互联网自身的技术特点,决定互联网公司有能力赢家通吃,再加上资本运作上的推波助澜,最终走上了垄断。 

时间已到,垄断已被按了暂停键。 

为什么九部委要出手管呢?为什么互联网行业遭遇如此大重大的变故呢?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几十年的投资逻辑都被彻底打翻? 

这还得从互联网的最后一公里之战—社区团购说起。 

几捆白菜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句,科技创新是我们的星辰大海,为什么要盯死那几捆白菜? 

互联网巨头的最终归宿在哪儿?

对于诞生发展二十多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讲,目前城市尤其是白领人群的衣食住行基本上都已经被互联网经济撸过一遍了,没有什么油水和空间了。哪怕买药这种极度细分的领域,互联网公司一点也要在“鹭鸶腿”啃一啃。 

所以,必须下沉,必须争夺三四五六线居民餐桌上这“几捆白菜”。 这是互联网公司解决三大流量焦虑的的必然结果。 

先看,何来流量焦虑? 

首先,受制于人口经济的发展。 互联网行业本质上是消费行业,仅是经济运行的渠道平台,本身并不创造增量价值。 

电商、出行及外卖服务等等互联网经济平台,各自领域建立交易场所,促成双方或者多方客户间的交易,而从中收取费用获利,本身并不生产。如果仅是拉客户为生的中介,只是发挥着搬运工的价值,那必然受制于居民平均消费水平的限制,不可能无限发展。 

其次,互联网经济竞争同质化。 几台服务器,搭建个平台,引入流量,就可以做生意,其中技术门槛并不高,更多是算法问题。你浏览了白菜,就给你推白菜,而精准推算也只不过是应用问题。 

早期做电商的阿里和做社交的腾讯,虽说一个在低频,一个在高频,八竿子打不着,甚至做搜索的百度网易搜狐这类门户网站,都只是在各自领域扩张,但流量就那么多,最后各自扩张膨胀,迟早会碰到。 

美团既然能做外卖平台,为什么不可以再做个打车平台呢? 

互联网巨头的最终归宿在哪儿?

当年,美团在南京推出叫车业务,急了谁呢?据说当时滴滴高管尽数从北京南下,去考察美团叫车的业务模式。彼时距离滴滴干掉Uber“坐稳江山”,连半年都不到。 

互联网巨头的发家,只是从不同的需求做起,百度网易搜狐做门户网站,腾讯做即时通讯,阿里做电商,早晚一天都会碰撞。 

所以互联网巨头最后一定回落到同质化竞争,也就是零和博弈。 

既然都可以做,你为什么不先下手呢?这就落到第三个,无边界的战争。 

曾经的淘宝已经天下无敌,却半路杀出了一个PDD,农村包围城市;大树底下不长草,却可以长蘑菇。 

共享单车的厮杀以ofo扑街、戴威跑路宣告摩拜的胜利,然而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街上已经充满了美团和青桔单车,摩拜哪去了? 

也许王兴和黄峥内心根本不想做社区团购,不想做采购配送前置仓,但谁挡得住,角斗场的角落里,冒出一个兴盛优选。 

也许之也许,张小龙也不想做视频号,不想做算法推送信息流,但没办法,谁让抖音和头条在自己的领土攻城略地。你不卷,但架不住别人带头卷。 

可以看到最后,互联网巨头一定什么都会做,这也注定是一场残酷的无边无际的战争。 

所以,互联网经济对流量有天生的焦虑,这迫使巨头即使头破血流也要做下沉,下沉到最底的社区团购当中,切入到消费能力做弱的一群人当中,也要在这几捆白菜上“咬”上一口。 

到这一步的时候,昔日的少年已成长为巨龙,就不是斩妖除魔,为人民服务的属性了。当初马老师讲的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后来呢? 

实际上到这里,电商或者是互联网行业,已经走到了他的反面。依稀记得去年双十一,李佳琦和薇娅直播带货销售额高达190亿元,跑赢了超过4000家上市公司全年的营业收入。 

真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到这个时候,这种商业模式恐怕已经不可取了。 

越卷越难

既然互联网巨头有流量焦虑,而因此,它们必须要持续做的就是扩张。 

其中非常重要的方式就是并购,而并购无非两个目的:找流量入口引流、找流量出口变现。 

在互联网行业,有这样一个公式:流量=用户=金钱。 

用户从何而来?这就需要流量聚集的分发入口。流量入口相当于用户进入一个区域的口子。百度是搜索的入口,微信是社交入口,淘宝是电商入口,各种垂直类社区都有自己的流量管道。 

而流量变现,无非就是终端变现出口,电商导购、在线娱乐及知识付费等等变现方式。说白了,有了用户,就是得用户怎么消费,怎么心甘情愿把口袋子里的钱掏出来。 

互联网巨头在过去20多年的发展史,即是追逐流量入口并探索更高效的流量出口变现的演化史。巨头们美其名曰完善生态,说到底还是为了争夺流量入口和寻找流量变现的出口。 

但,巨头争夺战终将是一场无效的战争。 当年三大门户网站搜狐网易新浪,争得你死我活,被QQ微信横空出世夺了天下。微信一家独大多年,NSN、子弹和飞信不堪一击,却还是得被直播、短视频分走半壁江山。 

所谓的流量,其实就是在进行内容消费和内容互动时候的数据交换量,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形式和载体。从门户网站,到即时通讯,在往后会不会是元宇宙呢? 

在一定范围内,再怎么玩,都难以玩出新东西,只是在一个圈子无限的转。现在还有得赚,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后,还能怎么卷呢,最终只会形成不创造价值的无效竞争。 

所以对于互联网巨头的竞争之间的并购战,本质上还是无效竞争,也就是资本得无效加法。 

前几天,央妈不还提到要做“有效的加法”。 

那么,什么是无效的加法?同义词变换:资本无序扩张。 

放眼全球,这些互联网大厂的遭遇,不只是中国,全世界互联网巨头都有类似遭遇。 

扎克伯格从一个清新的硅谷小哥,到成为美国人不耻的资本家形象从万人崇拜到成为硅谷人人喊打,甚至女权、无产阶级都对着他干,也就那么几年。 

比尔盖茨也是如此,从哈佛辍学,到创立微软,是美国英雄,是享誉世界的超级富人和慈善家。最后一则婚变塌房,或许这也只是他中年危机的冰山一角。 

中国大佬的日子不好过,全世界大佬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这背后是什么?这还是互联网的经济模式所决定的。 

市值率先破三万亿,并持续站稳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不是Facebook,不是谷歌,也不是亚马逊,而是苹果。正因为苹果是科技制造型企业,它能持续提高经济生产力,真正创造价值。 

而下一个能再创新高的,仍然不会是互联网巨头们。 

是特斯拉吗?有可能。 

尾声

我们不如发散一下,互联网行业的归宿到底在何方?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从国家发展方向上去找答案。 

去年与互联网被重锤同时出现的,是新旧发展切换以及“共同富裕”的提出,毫无疑问,这将未来10-20年国家发展的总体方向。从这个角度看,未来不管哪个产业,基本就是三种类型: 

第一,符合创新发展理念的产业,比如新能源、半导体、智能制造,国家会大力扶持;

第二,过度发展,资本过度催化,涉及垄断、无序竞争、对居民消费形成过度挤压的产业,如互联网,要大力整顿、纠编;

第三, 民生基础服务性行业,像教育、住房、医疗等,则要成为基础设施。 

现在看来,互联网还属于第二种,未来大概率会成为第三种。 

基础设施提供的是公共服务,涉及的是全社会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就像当年的铁路、电网、摩天大楼一样,刚出现的时候,也是科技属性爆棚的存在,但最终的归属,还是逃不过基础设施。 

互联网经济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给我们的衣食住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方面是好的,要留住,但涉及到的资本过度催化,无效竞争,甚至对居民消费形成过度挤压的方向,要去掉。 

至于符合创新发展理念的高科技方向,比如腾讯的机器人、阿里的云计算及百度的无人驾驶,未来都有大可作为。 

但无论怎么说,旧时代已落幕,新时代已开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格隆汇APP”(ID:hkguruclub),作者:哥吉拉。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