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网的区块链之战

对于信仰者来说,开放、公共的区块链给建设数字经济提供了第二个机会。在这样的区块链上,建设的应用都能够互相协作,存储的信息人皆可见。这样的设想可追溯到互联网早期建筑师的理想主义,早在所有用户接受科技巨头的封闭花园之前。过去一年来,随着各种区块链上建设的诸多应用的体量和功能都日趋繁荣。这促使人们思考,新型的“去中心化”数字经济也许是可行的。

对于信仰者来说,开放、公共的区块链给建设数字经济提供了第二个机会。在这样的区块链上,建设的应用都能够互相协作,存储的信息人皆可见。这样的设想可追溯到互联网早期建筑师的理想主义,早在所有用户接受科技巨头的封闭花园之前。过去一年来,随着各种区块链上建设的诸多应用的体量和功能都日趋繁荣。这促使人们思考,新型的“去中心化”数字经济也许是可行的。

也许该经济中最显著的部分就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应用,用户能够通过其交易资产、贷款和存款。现在,该领域爆发了一场争取市场份额的猛烈战争。关键在于,领先的以太网(Ethereum)平台似乎正在失去其准垄断地位。这场争斗显示,去中心化金融就像以前其他新科技领域一样(如1970年代的索尼Betamax与VHS录影带)爆发了标准之争,也体现了去中心化金融技术正在飞速发展。

去中心化金融背后的理念是区块链(即分布于多计算机并通过加密保障安全的数据库)能够帮助取代银行和技术平台等中心化的媒介。在这种全新金融体系中存储的资产已经从2020年初的不到10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2000亿美元。

直到近期,以太网区块链平台还是支持这类行为的不二选择。以太网于2015年设立,最初是作为一种更通用目的版本的比特币。比特币的数据库存储相关加密货币的交易信息,提供谁在何时拥有什么的凭证。以太网存储的类似计算机代码的信息更多。能够被编程的应用必然能够按照编写意图运作,这也就消除了对于中介的需要。但就像以太网在比特币基础上进行改进一样,其自身也正在被更新、更好的科技超越。发行流行加密通证USD Coin的Circle公司老板Jeremy Allaire说,这种斗争就像计算机操作系统间的竞争。

目前的区块链技术比较笨重。比特币和以太网都采用“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的机制,计算机通过竞争破解数学难题,来验证交易并获取奖励。这使网络变慢,且容量受限。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交易,以太网也只有15笔。在业务繁忙时段,交易要么就很慢,要么就成本很高,有时两者皆有。当以太网络中对于完成交易的需求很高时,需要向验证这些交易的计算机支付的费用就高,结算时间也会延长。例如,有时为了兑换500美元比特币,要支付70美元手续费,把这笔钱从一个加密货币钱包转到另一个要等好几分钟。

开发人员一直在努力提升以太网的处理能力。一条路径是重新设计路线。根据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以太网将切换到更易扩展的“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机制。另一种思路是通过一种被称作“分片”(Sharding)的方式,把区块链断开。各分片将分担工作压力,扩展容量。还有些开发者正在想办法把交易打包,减少必须要直接验证的交易数量。

问题在于,每种改进都有代价。去中心化金融的拥护者大肆宣扬不通过中心化媒介安全交易的优势。然而在拓展性方面的改进是有代价的,会使平台更不安全,或者重新倒向中心化。要想在交易抵达区块链前将其集合起来,可能就需要涉及中心化的机构。对于黑客来讲,攻击单一分片也可能比攻击整体更容易。因此,以太网开发者的推动进展较慢。

这种缓慢的动作使得以太网承受了另一种威胁:对手受到了鼓励。2021年初,去中心化金融应用中几乎所有锁定的资产都在以太网络上。但据摩根大通银行最近研报估算,到了2021年末,使用以太网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占比已经下降到70%。Avalanche、Binance Smart Chain、Terra和Solana等越来越多的网络正在以权益证明方式运营区块链,能够实现与以太网一样的基础功能,但是快得多、便宜得多。例如,Avalanche和Solana每秒都能处置数千笔交易。

USD Coin的经历验证了这些变化。该通证于3年多前在以太网发布,但后来陆续也在Algorand、Hedera和Solana等一些竞品网络上发布。Allaire先生说,尽管在以太网上的交易要受成本和速度限制,在Solana上却能应对“刷Visa卡那样大规模的交易量级,400毫秒就能完成最终结算,交易成本只有二十分之一美分。”此外,交易所SushiSwap等去中心化金融应用最初是在以太网上成立的,后来也在其他一些区块链上发布了。

摩根大通Nikolaos Panigirtzoglous写道,由于计划中的转型至少还需要一年,“以太网有失去更多市场份额的风险。”对于Allaire先生,竞争图景则令人欣慰:“就像互联网上有Windows、IOS和安卓之间的竞争一样,区块链平台也在竞争。”他认为,最终的胜利者将是能够吸引最好的开发者来建设应用的平台,因为这样能够实现网络效应。

但由于区块链开放、公共的性质,与操作系统的可比性有限。任何人都能够获取自身产生的数据,并看到操作编码。因此,可以建设跨很多区块链工作的桥梁或应用,或从不同的区块链归集信息。包括1inch在内的一些应用已经在扫描多个区块链上的交易所,为多种加密货币的交易寻找最佳执行价格。Polkadot和Cosmos等“多链”区块链成为不同网络之间的桥梁,使得跨链工作成为可能。

只要去中心化金融还在,成为最佳网络的竞争肯定会十分激烈。但是,以前赢者通吃、取得对于数字经济及其发展的全盘控制的理念,也许有一天会变得像视频录影带一样过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来咖智库”(ID:laikazk),作者:豆豆。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