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的新高峰:美国估值超10亿美元科技初创公司突破900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美国估值超过10亿的科技初创公司已经有900多家,而2015年只有80家。投资圈一片繁荣,以前是创业公司找投资者,现在是投资者拿着钱找创业公司,进行所谓的“反向推销”策略。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泡沫的新高峰:美国估值超10亿美元科技初创公司突破900家

贝哈尔曾说,当他在过去认为科技泡沫会破裂时,“每次都变成了新常态”。(安德鲁·斯皮尔/《纽约时报》)

截止到2022年1月份,美国有900多家科技初创公司的市值都超过10亿美元,这太疯狂了。在2015年,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只有80家,那时候都觉得这已经很多了。

如今的世道变了。以前是创业公司找投资者筹资,如今热门的初创公司不再需要向投资者筹资了,投资者会主动找上门来。有的时候创始人在周五下午开始筹集资金,然后在周日晚上就能完成交易,这太疯狂了。

近两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个人和企业对科技产品的依赖性增强,给科技初创公司创造了发展机会。此前,人工智能、核技术、电动汽车、太空旅行等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投资者表示,这些突破将改变世界。在此之前,近十年来,科技公司一直主导着股市。

近几个月来,社会对食品配送、远距离办公设备、远距离医疗服务等领域的需求量增加。身处这些领域的公司不仅能在疫情中活下来,还能活得更好。2021年最后几个月,随着投资者追逐数量有限的那几家初创公司,以及苹果等科技股创下新高,这些资金可谓达到了狂热程度。苹果的估值已经超过了3万亿美元。

投资圈一片繁荣,在硅谷以及其他地方,高价值、现金充裕的初创公司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扩张,并试图在各个领域推翻老牌公司。业内几乎没有人认为这类初创公司的增长会受到限制。

“彩虹尽头的那罐金子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Canvas Ventures的投资者迈克·加法里(Mike Ghaffary)说,“你如今投资的一家公司,有朝一日可能成为万亿美元的公司。”

2021年的数据说明了这一点。追踪私人投资的PitchBook公司称,2021年美国的科技初创公司筹集了3300亿美元,几乎是2020年的两倍,其中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科技初创公司比过去五年加起来还要多。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科技初创公司的首轮融资资金中值约为1300万美元,相较2020年的1000万美元增长了30%。PitchBook的数据指出,科技初创公司在结束私募融资,进行公开上市之后,市值最高能达到7740亿美元,投资回报率是上一年的3倍。

2022年1月份,有三家科技初创公司的估值更是达到了令人瞠目的水平:数字白板公司Miro的估值为177.5亿美元;支付公司Checkout.com的估值达到400亿美元;还有一家售卖NFTs(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的公司叫OpenSea,仅拥有90名员工,但估值已达到133亿美元。

对此,投资者们也准备重磅出击。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表示,公司已经筹集了90亿美元的新基金。另外两家风险投资公司科斯拉创投(Khosla Ventures)和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分别筹集了近20亿美元。

岁月并非一直静好。近期美联储方面加息的呼声高涨,再加上奥密克戎冠状病毒变体的不确定性,科技股股价有所下跌。去年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工具(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vehicle)上市的初创公司股价大幅下跌。人力资源软件提供商Justworks以市场状况为由,推迟了预计将于今年进行的IPO。比特币的价格自去年11月的峰值以来,也已经下跌了近40%。

但投资者表示,这些情况尚未影响到对私营企业的投资。风险投资公司Maverick Ventures的董事会成员安巴尔·巴塔查里亚(Ambar Bhattacharyya)说,他从未见过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

投资者们认为,即使经济暂时放缓,市场总体形势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过去十年,从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到Uber和WeWork等初创企业在私人市场的估值飙升,关于科技市场泡沫的激烈辩论从未停止,但每次的狂热终将回归正常状态。彭博社Beta的投资者罗伊·巴哈特(Roy Bahat)说,这些所谓的新状况都是市场常态罢了。

投资者和企业家们都认为,疫情创造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改变局面的机会。企业家兼投资者菲尔·利宾(Phil Libin)创办了Mmhmm,一家为提供远程工作视频通信的公司,并获得了1.36亿美元的资金。利宾说,他每周都会收到很多感兴趣的投资者的来信。他表示,疫情极大地改变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初创企业们用一年时间就实现了原本需要五年时间才能完成的进展。

在泡沫不那么严重的时期,年轻、快速增长的科技公司每18个月才会寻求一次新的投资,现在一年之内就会进行好几次。

Hinge Health公司是一家数字医疗公司,为用户提供远程理疗服务,其联合创始人丹尼尔·佩雷斯(Daniel Perez)从2020年底就开始收到投资者的大量邮件。这些邮件中包含了投资公司对Hinge Health做的详尽研究,包括对该公司数十名客户的采访,以及竞争对手的数据。这就是投资公司进行的“反向推销”。

佩雷斯说:“当我们和投资者交谈时,经常会被打断,投资者会说‘让我给你看看我们对贵司的了解的情况。’”去年1月,Hinge Health选择老虎全球基金(Tiger Global)与投资公司Coatue Management一起牵头进行的一轮3亿美元的融资,其中,老虎全球基金的“反向推销”报告长达90页。

加州山景城有一家主营自动化软件的初创公司叫Workato,公司的创始人维贾伊•特拉(Vijay Tella)表示,他的公司去年11月进行最新一轮融资时,潜在投资者寄来的资料非常详尽,甚至有一家公司采访了Workato的30名客户。特拉担心他的客户收到了投资者的垃圾邮件,特地进行了道歉。

2021年,Workato通过两轮融资筹集了3.1亿美元,估值为57亿美元。目前,该公司并未发起新一轮的融资。但是,特拉说,“我敢打赌,这些电话是不会停的。”

译者:Jane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