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银保监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平台开展互联网存款业务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 高萍)讯,互联网存款的相关监管规则终于靴子落地,且相较此前市场预期更为严格。按照新规,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且地方银行开展互联网存款业务应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 高萍)讯,互联网存款的相关监管规则终于靴子落地,且相较此前市场预期更为严格。按照新规,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且地方银行开展互联网存款业务应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助存”渠道被叫停。但从总体上看,相关监管文件将有利于商业银行合规稳健经营,对于弥补制度短板、防范金融风险具有积极意义。同时,也将有效防范中小银行跨区经营导致的风险外溢。

叫停非自营渠道互联网存款

银保监会办公厅、人民银行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 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利息补贴等服务。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表示,这意味着互联网平台为银行“拉存款”、“引流”被叫停。监管让互联网存款业务回归到银行主体本身,对金融消费者保护有重大意义。而互联网存款销售、宣传渠道得以规范,互联网公司不再为银行进行引流,也防范了一定的金融风险。

商业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存款业务,是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产物,近期以来业务规模增长较快。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业务涉嫌违反相关监管规定和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相关要求,突破地方法人银行经营区域限制,并且非自营网络平台存款产品稳定性较差,对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也带来挑战,所以依法对相关业务予以叫停。

存量业务到期自然结清

对于存量业务监管并未采取“一刀切”的监管方式。

《通知》要求,商业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已经办理的存款业务,到期后自然结清。在此期间,相关存款依法受到保护,消费者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和存款协议到期取款或者提前支取。商业银行应当继续提供查询、资金划转等相关服务,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目前,相关商业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的存款业务规模不一,各自的经营状况也有所差别。为避免次生风险,《通知》明确,监管部门可根据相关商业银行的风险水平,按照“一行一策”和“平稳过渡”的原则,督促商业银行稳妥有序整改。

董希淼认为,《通知》允许到期自然结清,而非如“靠档计息”产品清理时采取的“一刀切”方式,将有助于银行稳妥整改、安全过渡,保持流动性平稳有序,保护储户的合法权益。

此外,财联社了解到,商业银行与非自营网络平台进行合作,通过开立Ⅱ类账户充值,为社会公众购买服务、进行消费等提供便利,这部分业务不受影响,可继续开展。

互联网存款将受地域限制

《通知》要求,地方性法人商业银行要坚守发展定位,确保通过互联网开展的存款业务,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的客户。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主要在线上开展,且符合银保监会规定条件的除外。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这明确了区域存款业务定位为服务区域客户,补齐互联网存款业务方面的制度短板。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也表示,此前,监管认为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存在底层流动性风险,并指出跨区风险中小银行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与异地存款人开展远程交易,存款人的实名认证、尽职调查等均不同于线下交易,可能存在合规风险隐患。

苏筱芮表示,地方性法人银行立足于服务已设立机构所在区域是重点,防范中小银行跨区经营导致的风险外溢,但民营银行被排除在外,因为民营银行无实体经营网点,业务主要在线上开展。

“这意味着,《通知》对互联网银行采取一定豁免措施。”董希淼表示,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对互联网银行的豁免精神一致,这有助于鼓励互联网银行良性创新。

中小银行成最大冲击群体

苏筱芮认为,此次《通知》受到冲击最大的群体是中小银行。非自营互联网渠道受限,除了传统的购买操作,产品展示、营销宣传也被禁止,意味着商业银行必须提升自身的独立性。

“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不及大行,对存款的依赖程度较高,尤其民营银行由于缺乏网点,更加依赖线上吸储,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将面临挑战。”苏筱芮表示。

一位民营银行相关业内人士也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文件比预计的严格得多。这意味着银行必须加紧自营渠道的建设,但留给银行的时间并不多,今年揽存压力将加大。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存款的“导流”业务并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利润率低下,目前互联网平台引入存款主要为拓展自身的生态圈,作为获客的手段。 同时,通过这种模式,银行无法真正接触到用户,也就无法让这些“导流”而来的用户真正沉淀在银行体系内。

此外,苏筱芮建议,未来,商业银行需要厘清自身的业务结构与规模占比,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缓解监管带来的冲击;要认真评估监管指标,如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等重要监管指标,进行压力测试;要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大力发展自营渠道,通过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新型方式提升自身的运营能力;地方法人银行应坚守本地地位,在自身的能力范围内精耕细作。

董希淼则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为更多的中小银行尽快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和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提供便利,缓解负债来源单一等问题。同时,应进一步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实施差别化政策,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之下允许中小银行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浮动空间。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作为开放的信息平台,本站内容来自授权或网络,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文章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联系客服。